開學第二個禮拜結束

 

今天終於上到SESAME(CSSD的戲劇治療學派名稱)中很重要的一堂課-

MOVEMENT WITH TOUCH AND SOUND

 

開始學習去意識“存在”這件事

 

我的姿態、聲音、身體傾斜的角度、說話的節奏、站著或坐著、持續說話還是靜默、眼神的強度......如何影響團體動力?可能帶給案主們什麼感覺?我自己可能會有什麼感覺?

當你工作的對象,因為種種原因不能“好好的在這裡“,很多我們覺得理所當然的事對他們來說是如此困難:沒辦法圍成一個圈圈坐著、沒辦法執行帶領者的指令、沒辦法說不、沒辦法感覺自己的感覺、沒辦法承受眼神的重量.......

此刻的他們沒有辦法。

除了語言之外,很多很多事情默默地在團體裡發生,是真實的、有重量的、細緻地、幽微的、意識和潛意識裡影響著彼此的。

而“學習意識存在這件事“的動機是溫柔的,是希望能夠好好的跟案主們在一起,一起去經歷、去改變。

溝通不只存在於彼此的語言,所以在SESAME,戲劇與動作治療的工具不只有語言,還有空間、碰觸、聲音,甚至光是存在這件事都變得好重要好重要。

 

 

在一連串的活動後,在課程的尾聲,帶領者說:去意識你的感覺,不要批判,就是去感覺你現在的感覺。

當音樂轉小,空氣裡除了同學的呼吸聲、手臂揮舞的聲音、腳步與地板摩擦的聲音,還有我無法控制的哭聲。想起的事情是傷心的,但哭的感覺是好的。

我意識到那些感覺慢慢慢慢地湧出來,彌漫在空氣裡,而哭泣就是在這個時刻、在我身上應該要發生的事。

所以我在那裡,靜靜的讓它發生,不害怕同學會批判我、不害怕影響到別人、不害怕眼淚、不害怕以我此刻的感覺在這個空間裡與他人同在,我的同學們也靜靜的,和我在一起。

收書包時同學們給我擁抱、逗我笑,直到我笑倒在地上。

 一個同學走來對我說:

"thank you for your tears, that  is what we need at that moment, thank you."

 

Yup, I contributed my tears to the session. :)

 

回到家裡,開始書寫,終於有勇氣寫下那些我不想也不敢面對的感覺。

原來我其實是這樣感覺的。

而這樣的經驗是如此美好,當我的感覺和存在被別人、被自己深深地接納過,也許在將來,我也會有能力也去接納案主很多很多的感覺,也有能力接受他們的存在,並好好的與他們 在  一  起。

開學兩個禮拜了,其實每天每天都有好多好多想寫想說的,不光是學習,還有身為一個英文不太輪轉的留學生在異地,生活上的適應、觀察,人與人的交往......但每次一遇到鍵盤,所有的思緒就散亂糾結的不得了。

今天哭過之後,終於能夠坐在電腦前,跟大家分享在SESAME、在英國、在自已身上發現的東西。

 

My tears contribute to this article. :)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柳冠竹 的頭像
柳冠竹

柳冠竹 戲劇治療師

柳冠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